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歷史并不僅僅屬于人類

很多讀者都對英雄人物在關鍵時刻扭轉歷史的故事津津樂道。但除了人為因素之外,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力量在暗中左右著人類的歷史進程,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超越英雄的作用。《老鼠、虱子和歷史:一部全新的人類命運史》這本書,就用獨特的視角為我們揭開了推動歷史車輪的另一個重要力量,那就是老鼠、虱子以及它們所攜帶的致命病原體。

這本書中,從科學到藝術、從生命起源到人類的文明、從政治到軍事,都被整合進一個有機的系統里。在這個系統中,人類與老鼠或者虱子等生命之間并非格格不入的獨立單位,而是共同進化的生命共同體,它們會用奇特的方式相互影響——我們無疑會努力消滅老鼠,而老鼠也在黑暗之中默默支配著人類歷史的走向。至于寄生在人體上的虱子,則更是與人類不離不棄,一直是人類歷史的旁觀者與參與者。盡管我們對它們往往不屑一顧,而它們對人類歷史的影響卻客觀而真實。從這種意義上說,人類的歷史從來都不屬于人類自己,而是與各種生物共享的歷史。

作者漢斯·辛瑟爾是著名的微生物研究專家,在傳染性病原菌研究領域做出過巨大貢獻,而且和中國較有緣分,他在哈佛大學醫學院任職期間,曾經指導過幾名中國留學生,后者后來都功成名就,對中國微生物學的發展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,比如湯飛凡和魏曦等,都是中國微生物學的先驅。還有一名學生謝少文,則是中國醫學微生物學的開拓者。辛瑟爾還曾受謝少文之邀,于1938年在北京協和醫院工作過一段時間。

在這本書中,辛瑟爾立足于專業領域,而又跳出了專業之外,以宏觀的視角審視動物、病原菌以及人類之間的復雜關系,特別是將瘟疫與羅馬帝國的衰落聯系在了一起,這在20世紀40年代是相當新穎的觀點。書中關于瘟疫對于政治以及軍事的影響進行了認真梳理。比如在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時期,遠征軍剛剛離開君士坦丁堡,軍中就暴發了一場可怕的黑死病,導致十字軍沒能到達耶路撒冷。作者在書中列出了大量此類歷史事實,而每個事件都可以看作是對歷史的一次微調,給歷史學家留下了大量想象的空間。在辛瑟爾之后,相關研究迅速成為一個重要的領域,比如探討瘟疫與基督教崛起的關系、瘟疫與歐亞大陸東西方文明交流的關系等,都成為橫跨人文歷史與科學史研究的熱點。

文獻表明,西羅馬帝國曾先后發生過四次大規模瘟疫,每次都造成了極大的傷害。羅馬城一度每天有五千人死亡,甚至皇帝都不能幸免。在巨大的死亡威脅下,羅馬帝國的局面極度動蕩,人們迫切需要一種強大的心靈安慰。令人失望的是,羅馬信仰的所有宗教對此都沒有任何解決辦法。此時基督教對瘟疫給出了一個全新的解釋:因為羅馬人殘忍地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,血腥迫害基督教徒,所以受到了上帝的懲罰。基督教許諾,只要相信上帝,死后就可以復生,而且犯過錯誤的人允許悔改,這種世俗化的許諾讓人類的生命變得有意義,而不是任由瘟疫擺弄的動物,讓處于絕望之中的人們看到了希望,所以相信基督教的人越來越多。而且基督教徒積極扶助病人、埋葬死者,并為死者作最后的禱告,給死人以安息,給活人以安慰,于是歸信者日眾,基督教就此在西方站穩了腳跟。

不過,瘟疫并沒有隨著基督教的興起而消退。傳染病的陰影始終籠罩在亞歐大陸上空。“五胡亂華”之后,不只是中國,歐洲也陷入了混亂,當時東羅馬帝國正在從非洲進口象牙,順便帶回了鼠疫。在此后的100多年間,鼠疫在歐洲爆發了十幾次,東羅馬帝國在鼠疫的襲擊下人財兩空,根本無力對抗北方游牧民族和波斯軍隊的攻擊。波斯在攻擊羅馬的同時,也帶回了鼠疫,隨后波斯也遭到了鼠疫的沉重打擊,波斯帝國就此陷入混亂。

數百年后,蒙元帝國開始擴張,東西方交流更加頻繁,絲綢之路空前繁忙,疾病流動也隨之加快,商隊把病菌從草原地鼠傳到了人的身上,導致瘟疫在中國爆發,人口大量死亡,隨后瘟疫越過天山,到達吉爾吉斯斯坦。蒙古軍隊包圍黑海港口克法城時,用投石機把患鼠疫死亡的死尸射入城內,城里的病人在短時間內爆發高熱、咳血、身體呈黑紫色,形狀十分可怖,被當地人稱為黑死病,這個名稱一直沿用至今。

歐洲黑死病的陰影從此再也沒有消散,有人從城里逃往西西里,黑死病也跟著傳播了出去。當時恰逢歐洲進入小冰河期,氣候惡化,英法戰爭早已讓人民身心疲憊,苦不堪言,從而成為黑死病的溫床,易于病菌繁殖。加上當時的城市缺少環保意識、沒有完善的排污系統、生活垃圾隨意堆放、環境污染隨處可見,而且中世紀住房主要是木質結構,適合老鼠在其中繁衍生殖,鼠疫得到了快速傳播。同一條街或同一個村莊,若有一人染病,其他人便在劫難逃。歐洲有一半人因此而死亡。

但有學者認為,正是在黑死病的推動下,西方才出現了文藝復興,大大開拓了人們的文化視野,同時也開啟了人們的科學思維。當以人為本的人文精神與自然神學結合之后,現代科學已經呼之欲出了。在所有這些歷史進程之中,都隱隱可見病原菌的巨大影響。

辛瑟爾正處于現代科學發展方興未艾的偉大時代,人們迫切需要理解宇宙、生命、人類以及人類社會運作的一般規律。辛瑟爾深受這種思潮的影響,他在微生物研究工作的基礎上,把視線也投向了更為廣闊的人文領域,開始有意識地探索微生物與人類文明的命運之間的聯系。正是在這個宏大主題的推動下,才有了這本書,并立即對讀者產生了巨大的影響。

辛瑟爾在書中不但展示了科學家的嚴謹,而且表現出了文學家的想像力。他文筆流暢,而且充滿了獨具魅力的幽默感。書中既有對科學成果的介紹,也有對歷史進程的思考,飽含著濃濃的悲憫情懷。讀過之后,你會對大歷史有新的看法,對人類的命運也有新的感悟。(《老鼠、虱子和歷史》,[美]漢斯·辛瑟爾,重慶出版社)(史鈞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腾讯分分彩专业